• 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  中央新闻网站  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

   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


    首页 > 周刊原创 > 正文

    昆山人均GDP远超义乌,人均可支配收入却比义乌低,原因何在?

    居民可支配收入即居民可以用来自由支配的收入,一般包括工资性收入、经营性净收入、转移性净收入和财产性净收入等,是反映居民生活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。

  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 王红茹| 北京报道

    2021年,我国县(市)居民谁的幸福感最强?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梳理2021年全国10强县(市)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发现,浙江和江苏两省平分秋色,各占5席。相比之下,浙江更为强势,义乌市以人均可支配收入77468元/年居首,玉环市排名第二位,人均可支配收入是68138元/年;江苏省昆山市位列第三,人均可支配收入是67871元/年,比排名第一的义乌少了9597元/年。

    浙江既是富裕程度最高地区,又是收入分配差距最低地区

    居民可支配收入即居民可以用来自由支配的收入,一般包括工资性收入、经营性净收入、转移性净收入和财产性净收入等,是反映居民生活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。

    111

    数据来源:各县市统计局网站

  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梳理发现,在前10名榜单中,浙江和江苏各占5个席位(见图表)。浙江入围的5个城市分别是:义乌市、玉环市、诸暨市、慈溪市和余姚市。江苏的昆山市、江阴市、张家港市、常熟市和太仓市入围。

    数量上,两省份旗鼓相当,但是从前三甲排名看,浙江义乌市和玉环市雄霸前两名,某种程度上意味着这两个城市的居民幸福感更强一些。

    “相对江苏,浙江县(市)居民可支配收入排名表现相对更突出,这跟浙江县(市)经济成分密切相关,也为浙江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奠定了经济基础。” 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、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会长、中国社会科学院应用经济学院院长杨开忠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表示。

    2021年,“十四五”开局之年。中央出台文件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。对浙江而言,这是一件大事情。

    之所以是浙江,学界的分析很多。在杨开忠看来,关键就是浙江在全国既是富裕程度最高地区,又是收入分配差距最低地区。

    2021年,浙江省人均可支配收入在全国内陆31省份排名中,紧跟上海和北京,位列全国第三,其中农村居民收入仅次于上海,位列全国第二。

    “浙江居民收入分配差距、城乡区域居民收入差距明显低于京沪粤苏,居全国后列,例如,2021年城乡之比仅为1.94,且呈缩小态势,11个地市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最低之比仅为1.6左右。”杨开忠说。

    从县域角度看,公开数据显示,浙江省90个区县中仅有8个低于全国人均收入,在全国50强县市中,更是占据30个席位。

    “治国之道,富民为始。”杨开忠进一步表示,“当前推进共同富裕的重要战略路径是‘两高三均衡’,‘两高’即高质量发展和高品质生活,‘三均衡’即区域发展、城乡发展、收入分配相对均衡。浙江基本上达到了这个标准。”

    苏南苏北差距大

    再来看江苏。同样是县域经济非常发达的省份,江苏省有5个县(市)入围2021年全国10强县(市),分别是昆山、张家港、江阴、常熟四市和太仓市,排名第三至第七位。

    但是总体来看,江苏省和浙江省的发展模式存在一定差异,主要是南北发展不平衡。

    截至2020年末,江苏省有40个县级单位,包括县级市。在这些县(市)中,呈现出南强北弱的态势。

    分区域看,苏南强县如云,不管是经济总量还是人民生活水平都非常高,像昆山、江阴等县市的经济总量都在4500亿元以上。在人均可支配收入方面,有“苏南四小龙”之称的昆山、张家港、江阴、常熟四市和太仓市均入围了县市人均可支配收入前10强。

    相比苏南经济的强势,苏北县域欠发达,显得 “力不从心”。苏北县(市)中,人均GDP整体在6~8万元,低于全国平均水平,这个数据甚至和苏中地区相比也有不小的差距,更不用说和苏南强县相比了。2020年,苏中地区人均GDP基本都在10万元以上。

    “苏北发展确实不及苏南地区,主要原因是苏南区域地理条件优越、经济技术文化历史基础好。”杨开忠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表示,映衬之下,苏北确实显得有点“微弱”。但是将苏北地区放在其他省份,可以轻松碾压对方。

    昆山人均GDP远超义乌,为什么人均可支配收入不如后者?

   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21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35128元,比上年增长9.1%,扣除价格因素,实际增长8.1%。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29975元,增长8.8%。

    从10强县(市)人均收入数据来看,排名第一的义乌市人均可支配收入为77468元/年,是全国平均数的2.2倍,即便是排名第10位的余姚市(63381元/年),居民可支配收入也是全国平均数的1.8倍。

    义乌的“强势”是多年来积淀的结果。2011年3月,国务院正式批复《浙江省义乌市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总体方案》,义乌正式成为全国首个由国务院批准的县级市综合改革试点。这意味着在转变国际贸易发展方式上,义乌拥有了先行先试权。

    近年来,义乌以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为引领,统筹推进一批国家级改革试点。比如推行的市场采购贸易方式改革,使义乌市场上一大批小额小批量、低风险的商品,可以在窗口审单、直接放行,大大便利了外贸企业。

    除了试点因素,义乌市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高的另一个原因在于产业经济。义乌是小商品经济最发达的地区,内贸电商、跨境电商、小商品制造等方面均表现不俗,不仅带动了地区整体经济发展,还成为富民水平保持高水准的主要支撑。

    再来看有“中国第一县”美誉的江苏省昆山市。从经济数据来看,昆山市的经济实力比浙江省义乌市强了不少。

    2021年昆山市完成地区生产总值4700亿元,超过近7成地级市和多个省会的经济总量,位居全国百强县之首。2021年人均GDP达到22.69万元。

    而义乌市2021年GDP总量仅为1730.2亿元,按2020年全市常住人口185.94万人计算,2021年义乌人均GDP约9.31万元。

    被誉为“中国最富裕县城”的昆山市,无论是GDP总量还是人均GDP都远超义乌,而人均可支配收入却排在义乌之后,原因是什么?

    杨开忠一语道破,他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“关键在两个城市经济成分的差异。比较来看,昆山外资成分相对较大,而义乌个体和民营经济成分相对集中,因而,居民经营性收入、财产性收入比较突出。”

    责编:杨琳

    (版权属《中国经济周刊》杂志社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)

    作者
    • 微笑
    • 流汗
    • 难过
    • 羡慕
    • 愤怒
    • 流泪
    0
    网上买彩